企业培训的评估

失落的佤族文明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新闻频道 科教图片(未开通) 正文

一部自远古洪荒时期流传的创世纪神话,激励着僻远的佤族人创立出自己独特的文明:独具特色的佤族服饰,恣肆昂然的民间音乐,原始粗犷的木鼓舞、甩发舞,兼具美观与科学的茅草民居……由于没有本民族的文字,这些记录佤族人悠久历史的传统文化正在随风而逝,渐渐湮没于漫漫的岁月尘埃中……

随嘎用一只老竹根挖制成的长桶型酒杯,慢慢地斟上他婆娘岩布勒刚刚酿成的佤族泡酒,自己张开大嘴先喝了一口,然后用右手的大拇指揩去杯边的唇痕,递给我。

佤族汉子的耿直爽快连九头牛都拽不住,不会喝酒的我只得一饮而尽。“好!是阿佤的真朋友!”他笑了,拉起我的手走出院子,站在他家的门口,两个人的手上都是黏黏的酒液和淡淡的酒香。他眯起眼睛,指着彩云飘荡的地方雄伟的群山之上的一座高峰,隐约可见峰下的岩洞,洞口幽蓝幽蓝满怀深情地说,“那儿,佤语叫司岗里,翻译成汉语,就是葫芦,是诞生佤族祖先的地方。在我们眼里,司岗里的那个山洞很像母亲的生殖器,一直受到崇拜。”

西盟佤族自治县位于云南省西南部、思茅地区西部,地处怒江山脉南端,是中国仅有的两个佤族自治县之一,也是国家级的特困县。拉祜族人称西盟为“西密”,傣家人称西盟为“勐坎”,意思都是“产金子的地方”。

然而就是这个闭塞的地方,其传统文明正随着外来文化的冲击在慢慢消失。这也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探寻佤族传统文明究竟还保留多少。土生土长的随嘎无疑是我很好的一个老师。

随嘎的阿爸岩可是佤族部落的头人,“文革”时受残酷迫害含冤而死。随嘎从小受阿爸熏陶,继承了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和原始宗教意识。为了佤族的传统文化不致消失,他现在虽然已年届花甲,退休在家,但还是闲不住,常常雕刻佤族的通天祭器木鼓,在“咚咚”的木鼓声中与自己的婆娘跳起豪迈的舞蹈;并且整理记录一些民歌音乐和千变万化的木鼓鼓点;最近又与婆娘搞土法纺织工艺的调查,亲自动手纺纱织布缝衣;现在,他又担负起向我讲授佤族传统文明的任务。

我一边眺望司岗里,一边听随嘎讲述佤族的创世纪神话:在人类的远古洪荒时期,只剩下一个佤族女人漂泊到司岗里的高峰上幸存下来。这个女人受精于日月,生下一男一女。一天,一头牛突然跑来报信,说她的儿女双双掉进了海里。那时候,司岗里群山周围是苍茫的大海。阿妈焦急万分,就请牛去救援。牛会浮水,下到海里把兄妹俩送到了岸上。阿妈感激不尽,便立下规矩,把牛作为佤族永久崇拜的对象……

讲完这个故事,随嘎眨眨眼睛他的眼睛在“文革”中被造反派撒进石灰受了伤害,留下终身残疾用强调的语气对我说,“这下,你知道司岗里、牛与我们佤族的历史渊源了吧?”

我会意地点点头。从司岗里那边吹来的晨风,含着野花奇异的清香和时断时续的牛铃铛声。朝日犹如一朵硕大的红玫瑰从白茫茫的云海中冉冉升起,那云霞的光芒把司岗里绵延起伏的群山染得像一匹红绸。

随嘎指着天边的山峦对我说,“遗憾的是,上世纪60年代初期,中缅两国重新勘定边界的时候,司岗里被划归了缅甸。我不能随便越境过去,但是我的婆娘岩布勒是老百姓,她今年春天还专程去了司岗里……”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dafa888官网信用平台推荐手机APPdafa888bet经典版

本文链接地址: 失落的佤族文明

Related Post

Tagged